P1120371.JPG  

P1120402.JPG    

到喀那斯之前就計畫要到白哈巴
但到了喀那斯之後
聽在那邊工作的人跟我說
現在已是春天
那兒不值得去
加上車資與門票又貴
原本已打算不去了
在喀那斯待了一個禮拜也該走了
結果前一晚跟人家聊起來
告訴我那邊遊客少
是個適合發呆的地方
這樣說來不正好適合寫作嗎
由於又聽說白哈巴台港澳的人都不能去
於是人家幫我想到了又可逃門票
進去了又可過夜的方法
就是雇人用機車載我抄小路躲過門票與邊防檢查
於是我就帶著不去怕後悔的感覺前去了

機車走在泥土小徑真是顛波
加上載我的哈薩克人鐵力克個頭小

P1120292.JPG  

真怕兩人一起摔車
一些更為顛波的路我都下來走
直到進了白哈巴
又要過一個檢查哨
我還要背著重裝下來走
越過一個小山頭再和鐵力克碰頭
最後花了兩個小時才抵達這裡的一家國際青年旅舍

 P1120338.JPG  
青年旅社的對面是某國的邊界,不准往那邊拍照

P1120353.JPG  
話說既然叫國際青年旅舍
為什麼外國人和台港澳的人都不能來
那麼這家旅舍開給誰住呢
聽說2008北京奧運前外國人和台港澳的人都能來
但那之後就一直禁止到現在了
進了旅舍後
老闆因為知道我是人家介紹來的
昨天也跟他打過招呼
要我不要跟人家說我是台灣來的
沒想到
才到了十來分鐘之後
警察就打電話來要我去跟他報到

警察怎麼消息這麼靈通呢
他說人家載我來時
他正坐車看到我
看了我的台胞證

問了我在台灣做什麼的
要了我的電話
告訴我今天我可以在白哈巴過一夜
至於明天如何
也沒聽到他清楚的告訴我一定要走

從派出所回到青年旅舍後不久
居然收到警察發來的簡訊問我
你來這裡主要寫什麼
大概是之前我告訴他我來這裡寫寫東西所以他這麼問
由於不想讓他知道我在寫遊記
以免生疑怕我報導這邊的什麼
就模糊的回答整理心情規劃未來
不久他又傳來另一則簡訊下午你要出來轉轉?要是出來的話可以到我這裡來
這是什麼意思
你要問的話我已交代清楚了
若我要出去玩
我幹嘛去派出所玩呢
還是禮貌性的寫道謝謝您,我來這是要靜一靜的,沒打算出去轉轉
沒想到他又發了一則
在大自然中才能找到安靜,所以你有個嚮導最好了
這是什麼話呢
你是想賺我的錢嗎
決定不理他了
手機放一邊
到了再用手機時
發現他又發了明天早上走時來找我報到
看來他是要我明天就離開
我沒回覆
沒想到他又call我再告訴我一次
隔了一陣子
手機又莫名地響了兩次
於是決定關機不想再理會他

晚上與旅舍的主人和兩位住得較長的旅人聊天
被他們強迫喝了一小杯當地酒精含量50度的白酒
告訴我要一口飲盡才舒服
輕輕沾一口反而痛苦
於是抱著慷慨赴義的心情
一口飲盡
說也奇怪
的確沒那麼烈那麼辣
反而是喉嚨和胸口溫溫的
不過我這個人不貪杯
只想嚐嚐不同的酒
知道它的味道就夠了
倒是主人一杯下肚之後又接著一杯
另一個遊客則是陪他啤酒一杯又一杯的喝著
同時聽著他們當初為了夢想
而從無到有創立這家青年旅舍的故事
同時主人兩兄妹是哈薩克人有著好歌喉
好酒下肚後
經我們的要求
不時高歌或合唱一曲

 

P1120352.JPG  

就這樣與他們閒聊到半夜兩點才去睡
同時也決定明天再留宿一晚
他們也支持我留
告訴我警察那邊應該沒問題

隔天由於已打算不走
就睡到自然醒
醒來已十一點
正在吃早餐時
主人告訴我警察來了
我實在已經被這個警察煩死了
看到他也不大想理會
他告訴我我今天一定要走
我說今天天氣不好剛下過雨
路不好走我想再待一夜
他說人家都看到我來報案了
我說「你昨天不是說你自己在車上看到我的嗎」
他說「你的臉上又沒有寫台灣人我怎麼會知道你是」
他再度強調昨天我本應該走的
他可能也跟主人講了重話
說什麼我昨天能留下已經給他們面子了
所以主人也保不了我要我準備離開
還說警察告訴他們要我不要搭機車
因天雨路滑怕我出事
要我走下去警察局跟他報到
他再替我安排車子
有些悻悻然地背著我的重裝走了近二十分鐘去派出所
看到他時
他要我將台胞證給他登記一下
我不耐煩的說
「你昨天看了我的證件為什麼不登記呢」
他說什麼離開時才要登記
又問我「你的車伕要來載你嗎」
我反問他「你不是叫我不要搭機車要幫我安排其他的車嗎」
我又告訴他剛走過來時看到一輛大巴
待會我就搭那輛好了
之後就不再理他看我自己的書
他在我附近晃了一陣子
告訴我那邊有人在問我要不要搭他的機車走
他實在前後不一致透了
我因為享受了昨天一路來的美景
雖有些顧慮天候和路況
但還是想再搭一次機車欣賞沿途景觀
加上不知搭大巴經過檢查哨時會要求檢查證件或門票
到時被質疑昨天是怎麼進來的
加上大巴不知會要我付多少錢
因此不想再跟這個無聊的警察瞎耗下去了
於是就搭那個牧民的機車離開了
我後來在想
這警察是否在當機車掮客賺外快
之前聽我說已請載我來的車伕不用來載我回去
我在這裡另外雇
所以先以天雨路滑怕我出事
要我不要搭機車走
要我下去跟他報到
他再幫我安排車子
原來他幫我安排車子
是這樣的安排法啊
也難怪我在等大巴時
他告訴我我可能會被要求檢查證件或問我怎麼進來的
奇怪
這不是他的職責嗎
怎麼他不辦我或當天趕我離開呢
現在反說有人待會兒可能會查我
好讓我中計去搭他安排的機車呢
所以
就當我遇到黑官了
被變相的勒索了

還好的是
回程載我的這個牧民身材較高大
騎機車的技術也較佳
所以不用一直下來走路
不過鄉間小路的確因昨夜與今晨下過雨
泥濘又濕滑
前後滑倒了兩三次
事後發現膝蓋黑青了一塊

此趟白哈巴之旅
要不是有這趟機車往返鄉間小路與草原保護區
讓我走過少人經過的美麗草原
以及牧場上的遊牧民族
蒙古包點點散佈草原上
風吹草低見牛羊
馬兒在享受春天嫩綠的青草

P1120334.JPG  

P1120378.JPG  

P1120393.JPG  

P1120403.JPG  

我實在不知道我到白哈巴來做什麼
景色與喀那斯差不多
只是居民和遊客較少
說這裡較安靜
有嗎
如上所述被警察不斷騷擾
加上住青年旅舍與一些背包客互動下來
能圖得什麼清靜呢

 

創作者介紹

休假一年,世界一圈-A year off, around the world

mountainf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